精神表現-主題性美術創作工程是新時代英模題材美術創作的重要支撐

  • 時間:

【海底巨型垃圾場】

設計:蔡華偉中國美術一直以來就承擔著“成教化,助人倫”的教育功能。很多古代重要美術作品,如武氏祠畫像石、《採薇圖》等,都是以品德高尚的人物為表現對象,施以丹青,傳遞道德觀念。新中國成立後,以藝載道的傳統進一步得到詮釋,描繪英雄人物、勞動模範成為許多美術工作者的自覺選擇。在英模題材美術創作中,美術工作者們不僅探索出民族化的表現方式,還堅定了現實主義創作理念,明確了發展方向。

何紅舟、封治國、尹驊油畫《民族脊梁——共和國英模》組畫之三。畫面上的勞模從左至右依次為:申紀蘭、史來賀、吳仁寶、魯冠球、袁隆平、鄧稼先、蔣築英、包起帆、徐虎、楊懷遠、李雙良。

近十餘年來,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,中國美術愈發關註時代,重視現實主義繪畫傳統。在藝術實踐方面,回歸寫生傳統之趨勢更加明顯。2015年,中央美術學院組織兩百餘位師生,再次踐行1950年徐悲鴻為英模造像之理念,在北京市勞動人民文化宮開展“為人民服務·為勞模造像”活動。師生們通過近距離學習、感悟模範代表先進事跡和精神,升華生命體驗,提高藝術修養。2017年至今,中國美術館已舉辦8期“為英模和勞模塑像”活動,現場為先進人物塑像、為偉大時代塑魂。這些活動,一方面體現美術工作者為民族脊梁、時代先鋒、祖國驕傲寫真的時代擔當,進一步弘揚偉大的愛國主義精神;另一方面將現場創作與英模造像相融、與公共教育相融,使參與者在現場感受英模精神的塑造,由此深化對英模精神的感悟,對於杜絕一些美術工作者脫離現實、閉門造車、根據照片進行創作等現象具有啟示意義,成為當下英模題材美術創作的新趨勢、新特點。

新年畫作品中,林崗創作的《群英會上的趙桂蘭》在美術史上產生較大影響,獲得業內外廣泛贊譽。畫家通過描繪毛主席與趙桂蘭交流的場景,表現出整個英模群體的崇高地位和榮耀。畫面裡,毛主席與趙桂蘭居於正中,其他黨和國家領導人及與會英模圍繞在二人周圍。此後,相繼出現了一批異質同構的年畫作品,如徐寄平《爸爸的獎章》中兒女們圍繞在英模爸爸周圍;關鍵《創造新紀錄》中工友們圍繞在勞模趙國有周圍。

伴隨上世紀50年代新年畫運動興起,以英模為題材的美術作品日益增多,無論是國畫家、油畫家還是漫畫家,都積極參與到這一創作浪潮中,湧現出古一舟《勞動換來光榮》、馮真《我們的老英雄回來了》等一批重要英模題材美術作品。

以丹青彰顯英模本色,以畫筆書寫時代贊歌,使英模精神代代弘揚,使之成為中華民族崛起之豐碑,是美術工作者不能忘卻的職責和使命。

同時,一些本不擅長表現英模題材的民間美術形式,如黃楊木雕等,也開始借鑒美術學院的藝術創造,逐步具備了塑造人物形象的基礎造型能力,甚至能夠完成大型主題性美術創作。

內容與形式共生早在抗戰時期,英模題材木刻版畫便常出現在陝甘寧邊區美術創作中。如1942年刊登於《解放日報》的安林《趙占魁同志》便是其一。在表現手法上,早期木刻版畫往往畫面明暗關係明顯,屬於群眾看不懂、不喜歡的“滿臉長毛”的歐式木刻版畫。隨著以胡一川為團長,由彥涵、王琦等人組成的“魯藝木刻工作團”逐漸深入農村,聽取、消化群眾意見,木刻版畫風格逐漸發生改變。人物臉部明暗關係大大減弱,象徵、誇張的表現手法被簡單、明朗的線條和顏色所代替。於是,出現瞭如古元《向吳滿有看齊》、羅工柳《衛生模範 壽比南山》等探索木刻民族化的作品。這批作品一經面世便受到群眾歡迎,對英模題材美術創作發揮了重要引領作用,也促進了木刻版畫藝術語言的探索。

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9年07月21日 08 版)

在人物肖像畫方面,素描和油畫對其他藝術形式也產生一定指導作用。比如,曾陳列於人民大會堂的巨幅湘繡《當代英雄》,正是以劉愛雲為首的一批湘繡藝人,在分析央美附中同名原作後,採用大交叉針技法模仿素描藝術手法而完成的作品。該作對當時國內刺繡藝術產生巨大影響。此後,表現社會主義新人新事的刺繡作品層出不窮。

迴首70年英模題材美術創作,可以更充分地感受榜樣力量、承揚不朽精神,為當代主題性美術創作積累經驗,使美術工作者更好地擔起“為歷史存正氣,為世人弘美德”的光榮使命,創作更多情感真摯、撼人心魄的精品力作。

除了現場單人肖像寫生,群像塑造是新時代英模題材美術創作的另一大特點。主題性美術創作工程是新時代英模題材美術創作的重要支撐。在有關部門高度重視下,創作工程促生一批新鮮藝術成果。比如,由中國文聯“中國精神·中國夢”主題創作重點支持,中國文聯、中華全國總工會、中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主辦,委托中國美術學院組織實施的“時代領跑者”美術創作工程,將時傳祥、吳運鐸、王進喜、袁隆平、孔繁森等各時期60位全國勞動模範代表置於同一視角下,描繪模範風采,弘揚時代精神。最終創作完成的5幅中國畫和油畫,均2米寬,長度最短8米,最長達16米。60位“時代領跑者”,根據年代劃分,依次出現在5件巨制中,如同一段段時代的縮影。這種群像藝術樣式,讓人想到沈嘉蔚油畫《紅星照耀中國》等主題性美術創作經典樣式。“以人民為中心”的藝術表現,寫實與寫意融合,將人物塑造得具有雕塑般的力量感,既突出了眾英模的光輝形象,映照出“時代領跑者”忘我的奮鬥精神、樸素的奉獻精神,也應和著新中國成長的脈搏,凸顯英模與時代、與社會發展的關係,生動詮釋了英模對於中華民族繼往開來的重大意義。

改革開放以來,對“形式美”的討論,以及西方現代主義藝術觀念的引入,將英模題材從原有形式語言中解放出來。如何接續中國藝術傳統和時代新貌?中國美術逐步走上“返古開新”之路。

肖像與群像同輝從不怕吃苦、不怕犧牲的工農兵勞動模範,到知識型、技能型、學習型英模群體,隨著時代發展,各條戰線都湧現一批愛崗敬業、成就突出的先進人物,英模題材美術創作對象隨之不斷擴大。教師、工程師、科學家、技工等崗位的英模人物頻頻在畫捲中得到展現,如畢建勛中國畫《當代畢昇——王選》、嶽海波中國畫《石化赤子——侯祥麟》等。

以英模為主題的油畫創作也層出不窮。在徐悲鴻的感召下,“充分利用造型藝術,來描繪和宣揚英模們的豐功偉績”,成為大批油畫家的自覺追求。以徐悲鴻《李長林像》、吳作人《特等勞動英雄李永像》、央美附中集體創作的《當代英雄》等為代表的油畫作品,通過對人物造型的嚴謹塑造,彰顯了以素描為基礎的寫實主義繪畫在英模題材創作中的獨特價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m.juhua568425.cn|http://wap.juhua568425.cn|http://www.juhua568425.cn||http://juhua568425.cn